小花仙子站>小花仙热点>同人作品>小花仙同人文《念想》上

小花仙同人文《念想》上

更多

  >>>

  原创人物

  CP塔巴斯

  暗恋向。

  >>>

  00.

  塔巴斯的死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的。

  没有谁异想天开的会去想要是两人都没事就好了,似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要有一人牺牲才可以。而那个人啊,自然就是塔巴斯了。

  01.

  异国皇子召唤出伊甸花精灵的那个黄昏我就在一旁看着,哭不出来,却又无法为找到克制小丑的方法而高兴。。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夜幕彻底笼罩了本就昏暗不清的山谷,花瓣上的露珠砸在身上我才惊觉已经过了很久了。夜晚的寒气一丝丝侵入身体,翅膀沾了露水飞不起来,而我也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

  雾气愈发浓了起来,山谷深处似乎有东西在小声说着什么,听不清楚。

  我呆在原处不敢乱动,黑暗中我只能小声唤着自家花宝的名字等待回应。

  阿华乖巧地蹭了蹭我的脸颊当作回应,温暖的体温使我安定下来。我养了阿华三年,看着她从最初的花朵中出现在这世上,再慢慢成长到现在的模样。

  可是我不知道塔巴斯的过去,甚至看不到他的未来。

  02.

  我在这个世界呆了三年,看过不少新人的到来和旧人的离去。没有悲喜,只有着满腹的感慨却也不知该说与谁听。

  我一直都只是个小人物,能做的也无非在家摆弄花草亦或是替那些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们跑腿,旁观着他们的故事然后一脸平静,哪怕许多次拉贝尔大陆处于险境也只觉得总会好起来而将自己置身事外。

  忘了塔巴斯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也许往期的叶子报上会有记录,但我懒得去翻。

  对塔巴斯最深的印象便是个“傲”字。记得有谁告诉过我,说曾经有位天使,贵为众天使之长,光明之星,是神最中意的作品;后来他因为傲慢而带着三分之一的天使叛变,舍去神赐予的名字,最后堕入地狱,染黑了曾经的圣光六翼①。

  但塔巴斯不一样,他的作为在我看来更像是个孩子——哪怕他应该要长我许多。于是因为是个孩子,所以所做的一切似乎都能去理解了。

  曾经我总喜欢飞在意境原野的上空,听夹杂着风沙的异域风情吹乱我墨绿的发丝,看翠绿且密集的仙人掌带着尖锐的伪装直指苍穹,还有迁徙中的大雁南飞,雁鸣阵阵。累了的时候找块躲在高大仙人掌身后的岩石坐下,看着晶亮的蛛丝从眼前扯到彼端,想着曾经未被风沙掩埋的繁华,直到夜深。

  其实我是想去找塔巴斯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这么告诉我,这么促使着我。

  哪怕我清楚他并不会无端出现在那里。

  我也曾经想过要飞出拉贝尔大陆,飞到远方的那个他所在的恶德花园,只为看他一眼。哪怕会有风浪打湿我的翅膀,哪怕我会在大海上方迷失方向,哪怕会被当作背叛者被故乡的人们所仇视,但我无所畏惧。

  可我终究不敢去做。

  03.

  事实上我对塔巴斯最大的好感只是因为一件过于不值一提的小事情。

  今夏突然出现在拉贝尔大陆的小丑闹得人心惶惶,明面上是因为自己也是拉贝尔的一份子实际上自然是为了奖励的我也在美丽湖东接了任务然后扇着翅膀飞到了冰蛇要塞。

  冰蛇要塞常年被冰雪覆盖,人烟稀少,一眼望去满是白茫茫的一片。那里水晶中封印着风沙之王和与之同归的约翰老国王,也记录着西蒙和塔巴斯的曾经。

  我记得在里面见过尚还年幼的塔巴斯对老国王说,他也要到天空之岛,要成为勇气国最勇敢的人。西蒙则要找到守护之翼,击败风沙之王。他们曾经约定要一起穿过云层,要彻底铲除风沙之王。

  可后来两人背道而驰。

  塔巴斯的出现倒是有点出乎意料,细想却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有些东西不是说放下便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他语气一如既往的不讨喜,但一直陪着我,看我找到小丑的礼物,看我与人对弈。

  前面说过我只是个各方面都很平常的小人物,于是输掉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而在爆炸的那一刻满脸无所谓的他却推开了我,然后满脸嫌弃的说你怎么这么笨。我有些不甘地反击,最后两人都没给对方好脸色地同时离开,方向正好相反。

  大概是和某人气场不和的缘故吧,小丑在冰蛇要塞的“礼物”每次能开出灿烂的火花,每次他也都会把我一把推开然后嘲笑我,最后弄得满身狼藉摆摆手说都是小事。

  我突然觉得温暖,哪怕他可能对每个人都这样,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被人重视了,而自己也实实在在欠了他许多。

  朋友不在乎地说你大可在南茜那里试试万一输了他要谁。。5487315b1286f907165907

  可那时小丑的第一个游戏已经结束,正在展示着她其余的恶趣味,塔巴斯也已被困在我所不知道的深处,浑身伤痕。

  04.

  醒来的时候还早,薄暮山谷仍旧只有三位守护者在。

  沾了晨露的翅膀又湿又沉,所以我只能放弃飞行小心翼翼地沿着小道打算走出去。不远处的岔路上的背影有些眼熟,是西蒙。仅一晚不见他似乎瘦了很多,正朝着那条布满了荆棘通往山谷深处的小道踽踽独行。

  据说那条道能通往曾经囚禁着塔巴斯和异国皇子的地方。

  我上前打了招呼然后自然而然地跟了过去。

  那是个到处都散发着腐烂味道的石室,缠满了各种阴森森的藤蔓植物,比拉贝尔大陆其他地方都要阴暗上许多。面前有两道石门,一扇大敞着,另一扇闭得严实。

  西蒙告诉我说,南茜就在这里推开了那道本应囚禁着塔巴斯的紫色石门,却走出了异国皇子。

  他又说,虽然后来他和塔巴斯的关系一直紧张,但那毕竟是他弟弟,是他一起长大一起欢笑最后却立于两个不同立场的弟弟。其实那天他想说的不是“我还能信任你吗?”而是“活着回来”这种话的……其实,他并没有多么恨着塔巴斯的。

  可他听不到了,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