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仙子站>小花仙热点>同人作品>小花仙同人文《念想》下

小花仙同人文《念想》下

更多

  05.

  我和西蒙一起到灵豆商店找到异国皇子的时候,南茜已经在那里泣不成声了。

  我觉得我哭不出来,大概是因为我可能还在坚信着塔巴斯没有死的吧。哪怕异国皇子亲口告诉我们,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的生命迹象就几乎已经没有了,我也坚信那只是“几乎”而非彻底。

  “他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我宝贵的时间……”他说,“我只能说,节哀顺变。”

  西蒙沉默了好久,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南茜抽泣的声音。最后他低着声音说,“我明白了。”嗓音沙哑。

  南茜哭得更厉害了,说要一个人静静。

  我打了个招呼便也离开了。

  坐在薄暮山谷巨大的幽冥花上,我觉得我突然爱上了这阳光少得可怜的地方,因为至少当你流泪的时候更多人会以为是光线问题。

  异国皇子是个很温柔的人,于是我记得他对我们说什么“节哀顺变”的时候紧缩的眉头中是一贯的像是化不开的忧郁,甚至不甘。

  羽也死了,就在几周前,在众人眼前。看着小丑的手臂生生透过羽的胸膛,却没有人有能力去阻止。那个和他一起从海之涯到了拉贝尔大陆的羽,那个和库库鲁一样古灵精怪的羽,之于他应该也是亲人一般的存在吧,那又有谁对他说一句节哀顺变呢?

  我开始痛恨那个之前自己一直没有正视过的小丑,她那么强大,却又那么肆意妄为,就像孩童的游戏一般玩弄着他人的生命。

  可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连逃避都来不及。

  06.

  昨晚山谷里那飘渺空灵的声音又在看不到的深处响起。这次声音的内容清楚的许多,是我的名字——山谷深处正有人一声声地唤着我的名字。

  虽然感到害怕,但我还是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在山谷的深处,密密麻麻的藤蔓们缠得越发严实,高大的植物缝隙当中长出了不少荆棘,许多次差点儿划烂了翅膀。在隐蔽的地方,虫子们还在叫着,像是感觉不到浓雾中所藏着的带着死亡意味的气息。

  我收起翅膀继续往前,四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厚了,灰白的一片让人感到不舒服以致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可我不敢停下,因为我坚信这浓雾的背后会有能够帮助我,或者说能够拯救我的人。

  一个人艰难地往前,模糊中我想了许多。

  记得有谁评价说那位被称作光明之星的天使啊,他还在天堂时哪怕优于其他天使但也无非是云锦上的秀丽花朵,但在红莲业火不断燃烧着的地狱中他却成了最为明亮的那一颗,像是救赎一般的存在——无关什么背叛与正恶。

  雅加之于我也一样。

  是的,那声音是雅加:恶德花园的主人,与众花仙与普普拉花神与拉贝尔大陆作对说是要毁灭了普普拉花神为之呕心沥血的拉贝尔大陆的这么一个所谓的恶人。可我却像是得到了救赎而感到轻松许多,甚至安下心来,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雅加一定会去救塔巴斯的,我一直这么坚信着。

  雅加现在的打扮像极了前段日子出现的神秘巫师,姿态优雅地坐在视野中央的缠满了花藤的石椅上,眼睛直视着我,带着我只能看出应该是有许多的情愫,复杂得很。她看起来像是消瘦了许多,却更衬出了她那清秀的眉目与女王般的气场②。

  她声音其实很好听,并不像想象中的尖锐妖艳。她就这么看着我,说;“我可以实现你最近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件事情。”。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虽然早就觉得他们这群大人物是什么都知道的,但真正面对时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整个人就像是被扒光了似的被放在别人眼前,任其宰割。可好笑的是,我似乎很是心甘情愿?

  “我亲爱的小小姐,你心里的那点想法可都写在脸上了啊。”她拿着折扇掩嘴轻笑,风情万种。

  我想我原来的坚信着的都是错的,我其实看不懂雅加,无论是起初复杂的眼神还是现在事不关己的悠闲。

  于是我哑着嗓子问她条件,答应去救塔巴斯的条件。

  “说什么呢我的小小姐,塔巴斯可是我的部下啊,这不是应该的么。”

  “条件。”

  “既然小小姐这么坚持,那我再推脱便也不好意思了。这样吧,就用自然之灵作为报酬好了。”我看着她表情由恶心的推脱伪善到带着些许疯狂意味的狠厉,我也只能笑着说“好”。

  “差点儿忘了,我要的可是你全部的自然之灵哦。”

  我随手折断一节细枝在地上画起法阵,雅加很配合地和我一样在里面滴上了自己的血。我口中念着早就烂熟于心的咒语看周围忽起的光芒四溢,即使知道自己这是多此一举但还是笑出了声。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不怕雅加反悔了呢。

  阿华一直绕在我身边发出些已经毫无意义了的声响,始终不肯离开。我看着地上两片还在微微颤动着的单薄蝶翼,突然希望它们能代我守在这永远环绕着薄暮的山谷,看雅加救出塔巴斯,看众人打败小丑,看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我想,那一定漂亮极了。

  07.

  薄暮山谷一贯的昏暗,刚刚那微弱的光芒终是没得到过多的关注。

  其实雅加去救塔巴斯是必然的事情,且不说塔巴斯是她得力的部下,单是艾瑞丝那不受控制的棋子也是必然要除掉的③,可那女人却偏要出来插一脚,显得多大义凛然从容赴死。

  雅加想起那女人死前的问题,说什么选择她是不是因为她特殊的自然之灵。

  真是好笑,那一族的自然之灵中所含着的巨大能量可是雅加觊觎好久的了,之前还忌惮着她是下一任族长不敢妄动,现在倒是为了这么个理由自己送上门。

  雅加这么想着倒也有些感激那妮子的好骗。

  这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她重新戴上兜帽,隐入了雾气当中。

  -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文中乱七八糟的也许根本就没人注意的……

  ①关于那个天使,也就是路西法,据说耶和华在他堕天后觉得这货太美腻了于是就只把那些跟路西法一块儿堕天的变得多难看多难看,而路西法还是原先的样子……也就是说路西法在堕天后还是原先的大红翅膀【毕竟是炽•天使,但是私心还是觉得黑色的比较帅气于是这里就是黑翅膀了……

  ②关于雅加女王变瘦这种事情,其实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神秘巫师就是雅加了,如果我还没看错的话,雅加女王确实瘦了好多啊……而且女王瘦下来身材确实很不错不是么?!

  ③ 关于雅加和小丑的关系,其实我坚信这两位是合作关系的……别问我为什么!